純色小說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絕天武帝 第1980章 學前動員


  鐵皮包裹之下,哪里是什么木頭,分明是顏色澄澈的水晶

  “乙墨晶礦”張副殿主駭然道。

  袁副殿主也大吃一驚,立刻上前確認,片刻后,滿目動容,吃驚道“真的是乙墨晶礦”

  “箱子之中為何會是乙墨晶礦”

  夏輕塵好整以暇,道“其它的箱子,你們大可拆開看一看。”

  兩位副殿主強壓內心的激動,立刻下令在場的警員將鐵皮箱全都拆開

  “這口也全是乙墨晶礦”

  “我這邊也是”

  “這里也是”

  瞬間,儲物室里亂成一鍋粥

  張副殿主心神劇顫,登上高處,喝道“現在起,任何人不得離開儲物室,更不許聯絡外界”

  “發現的乙墨晶礦,全都送到獸車前,統一登記”

  “第九支隊,守住門口,不得放任何人出入。”

  一系列的命令下,紊亂的現場慢慢平靜下來。

  很快,上百口箱子全被拆開,里面的乙墨晶礦全都堆積到獸車前。

  “現在稱重。”張副殿主口干舌燥,心情說不出的激動。

  眾人立刻開始將乙墨晶礦開始稱重,不久后,稱重者道“總重一萬三千一百斤。”

  張副殿主望向夏輕塵“當年的檔案記載,失蹤了多少乙墨晶礦”

  “兩萬六千兩百斤”夏輕塵準確吐出一數字。

  前后對比,少了整整一半乙墨晶礦。

  “嘶這,這就是當年失蹤的乙墨晶礦”

  “原來這些乙墨晶礦,大部分都在警殿的儲物室里面”

  “這這太勁爆了,曠世奇聞吶”

  “四十年前的彌天大案,終于要水落石出了。”

  張副殿主激動萬分,道“事關重大,咱們要通知殿主了。”

  “先等等”秦副殿主卻開口阻攔,道“真相尚未水落石出,何必驚動殿主。”

  張副殿主想想也是,先聽夏輕塵說什么吧

  “夏副隊長,你是如何知曉,箱內部有乙墨晶礦”張副殿主覺得匪夷所思。

  百來口箱子,塵封在警殿四十余年,他們都沒有想到過,失蹤的龐大乙墨晶礦全在這里面。

  夏輕塵才來幾天,是如何確定的

  夏輕塵背負著手,伸出一根手指“第一,即便是神下凡,都難以偷偷摸摸在萬眾跟前拿走乙墨晶礦,非人力所為,不成立,定然是人為”

  “第二,既然是人為,如何萬眾面前取走乙墨晶礦,而不被察覺答案是,不可能”

  “所以,我一直猜測,乙墨晶礦根本沒有失蹤,而是留在原地。”

  張副殿主雙目微閉,陷入沉思,將自己置于當時的案發現場。

  片許后,睜開眼,道“不應該據我所知,運輸途中,每隔一個時辰,就有一位負責人檢查乙墨晶礦。”

  “出事時,所有的負責人都圍上來觀看,足足一百二十八人,全都確定乙墨晶礦失蹤。”

  “難道他們集體叛變神國,假意對外宣稱乙墨晶礦失蹤不成”

  那一百二十八人,是隨機從楓葉王國抽取的強者,他們集體叛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只要其中有一個沒有叛變,當年便早就揭發了。

  乙墨晶礦失蹤,乃是事實

  夏輕塵微微一笑“一百二十八人的確都看過空空如也的箱子,但,第一個發現箱子都空了的人是誰”

  “你們如何確定,做手腳的不是他呢”

  這

  張副殿主被問住,藺秋念道出自己的疑惑“不對,我查閱過卷宗,第一個發現箱子空的人,已經被處死,并連累家族,他是靠后期被處斬的,他要真是兇手,早就迫于壓力交代。”

  夏輕塵反問“何以見得,他把自己和家人的生命,看得比乙墨晶礦還重呢”

  “若是對方有另外目的,對乙墨晶礦勢在必得,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完全可以不顧。”

  藺秋念邏輯清晰“你所說之賜,也只是推測,毫無證據,當年第一個發現箱子空的負責人,是被重點調查過的。”

  “若他有問題,早該查出來。”

  “神國來的調查小組,甚至帶來了精神方面的審訊者,對其進行精神迷惑,但也沒有得到想要的回答,這個負責人對此一無所知。”

  “你的推測,大概率是錯誤的。”

  夏輕塵成竹在胸“問題就在這里”

  “最可疑的人排除之后,你們所有人的調查方向,便會向著更加錯誤的方向偏移。”夏輕塵道。

  “這就是為什么,就連神國的調查小組最終都無功而返的原因。”

  藺秋念靜靜注視著夏輕塵,對于他的懷疑,十分不認同。

  神國的精神審訊者,都可以確定,那位負責人沒有任何異常,夏輕塵卻糾結于他。

  可如此想著,藺秋念忽然心中一頓。

  等等

  正如夏輕塵所言,正因為有那位精神審訊者的排除,包括她在內,所有人都忽略掉他的嫌疑。

  倘若對方真如夏輕塵所言,為了乙墨晶礦,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呢

  “你們看看,這是什么”夏輕塵取來一份資料,上面赫然是一份族譜的一角。

  族譜上一個被劃了圈子的名字,映入眾人眼簾。

  “秦元成。”夏輕塵道“這就是第一個發現乙墨礦失蹤的負責人。”

  藺秋念對其很熟悉,道“族譜我們研究過,并沒什么問題,他父母早亡,只有一個失散多年的兄弟,余下還有一位兒子,已經被滿門抄斬所連累。”

  夏輕塵道“但,還有一個至親的人,沒有出現在族譜上。”

  “誰”藺秋念目光一閃。

  “他的妻子。”

  藺秋念目光一淡,道“他妻子早在案發前一年,就已經死去。”

  一個死去多年的人,當然沒有任何嫌疑。

  “所以,你們就沒有對其展開任何調查,對嗎”夏輕塵反問道。

  藺秋念沉吟道“有調查的價值嗎”

  “當然有”夏輕塵取出一份卷宗,上面簡單提及了那位負責人的妻子,名為張玉環。

  而后,他打開天訊器,展示一份天訊器搜索而來的資料。

  “你們可以看看,這位張玉環的經歷。”夏輕塵展示的資料,總共有三份,記錄了不同時期張玉環的身份。


重要聲明:小說“絕天武帝”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純色小說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純色小說-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福利彩票26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