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色小說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快穿學院之誰是第一 愛江山更愛美人(60)


  這四個字似乎是刺激了任逸塵,任逸塵就是一個反身,就把輕塵壓在了榻上。

  “你以為太子之位就那么重要嗎?”

  “不重要嗎?”

  輕塵怕什么,這是在宮里,任逸塵還敢對她怎么樣不成?

  任逸塵都無語了,這個人想什么呢,太子之位哪兒有那么重要,誰說當了太子就一定是皇帝了?

  而且當皇帝又有什么好的,每天都得想著自己怎么活下去,除了忙還是忙,哪兒有現在逍遙自在?

  既然輕塵不信,那任逸塵就得做點什么證明一下了。

  一低頭,就吻了上去,堵住了這張喋喋不休的小嘴。

  輕塵都沒有反應過來,誰能想到任逸塵的膽子會這么大,居然敢在宮內對她做這種事情?

  之前任逸塵都不敢對輕塵做什么,也就是開開玩笑,他一直在等,可是卻沒有等到轉變,反而是等到了皇帝將輕塵帶進宮,不過這又能怎么樣,只不過是一堵宮墻,只要任逸塵想要帶輕塵走,那就隨時都可以離開,什么都沒辦法阻攔他們。

  “任逸塵”

  輕塵自認為對任逸塵有一些了解,她覺得任逸塵是那種看起來閑散,實際上計劃非常縝密的人,他的最終目標肯定是皇位,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改變。

  她還是不敢聲音太大,就是怕招來人。

  不過這也方便了任逸塵,嘗到了甜頭的任逸塵就更加過分了,也不管這里是哪里,好像還想繼續下去。

  輕塵這次可是真的害怕,薄薄的里衣有什么用,根本就什么都擋不住。

  “任逸塵,注意你和我的身份,下去!”

  輕塵這種軟綿綿的威脅根本就沒有用,任逸塵才不聽。

  “這就跟我擺上了?用不用我再叫你一聲母妃?”

  輕塵要是被封妃,多半也是得叫葉妃,再加上她跟任逸塵的母妃很像,多半是真的當作任逸塵母妃的。

  任逸塵的這個笑話,輕塵可笑不出來。

  “任逸塵,沒人跟你開玩笑,下去!”

  輕塵這次的語氣嚴肅了不少,不過任逸塵似乎是抓住了輕塵不敢鬧大這一點,完全不把輕塵的威脅放在眼里,該干什么還是干什么。

  “任”

  輕塵連任逸塵的名字都沒有喊出來,嘴就被堵住了。

  任逸塵也嫌輕塵太吵,有些破壞氣氛,這個時候不管輕塵說什么,任逸塵都是不會停的。

  該發生的還是要發生,最后輕塵只能一口咬上任逸塵的肩膀泄憤。

  其實這不重要,當時任逸塵說的時候,就說兩個人是一對,她在八皇子府上住了那么久,應該不會就是只住著吧,該發生什么,皇帝心里都有數,她進宮沒有驗身,應該就說明皇帝是不在意的。

  任逸塵在感受到阻擋的時候其實也是沒想到的,輕塵進宮也快有小半個月了,沒想到父皇居然什么都沒有做。

  “輕塵”

  任逸塵想說點什么,但是他才剛叫輕塵的名字,就被輕塵給踢了下去。

  “你給我滾!”

  輕塵是真的生氣,憑什么任逸塵想對自己做什么就對自己做什么?

  當初在八皇子府的時候就是,現在還是,難道是她欠他的嗎?

  任逸塵能感覺到輕塵現在的情緒很激動,他還是想解釋一下的,可是輕塵根本聽不進去。

  “你再不走,我就喊了,我們誰都別想好過!”

  輕塵這次是發了狠的,大不了大家同歸于盡,反正輕塵也無所謂,她頂多就是沒一條命,任逸塵付出的絕對要比她多得多。

  “好,你先冷靜一下,改天我再來找你說”

  任逸塵倒是走得快,輕塵氣的只能錘被子,但是這里的被子再軟也還是硬的,錘上去疼的還是輕塵自己。

  輕塵現在渾身上下哪兒都不舒服,還有這個被褥,肯定是要更換的,要不然明天肯定要被宮人看到,到時候她可就玩完了。

  輕塵披上衣服,下了榻,將那褥子拽了下來,重新換了一條上去,中間的那一塊要怎么解決呢?

  最好的辦法就是用火燒,直接毀尸滅跡,但是這大晚上的要是燒東西,很容易被發現的,那么大的煙肯定會把人引過來,到時候要怎么解釋?

  還是先疊起來放到柜子里,明天想辦法解決好了。

  身上也不舒服,不過所有的都得等到明天早上,現在什么都不行。

  輕塵最擔心的就是自己身上的痕跡,有沒有落在脖子上的,脖子上的可真是沒辦法解釋。

  這么一夜,輕塵雖然很累,但是一直都沒有睡著。

  有心事的時候根本就睡不著。

  她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手表,突然發現她們這個手表的系統更新了?

  之前好像是沒有什么“任務進度”這個選項吧。

  她點開看了一眼,因為她連自己的這個任務對象是誰都不知道,該做什么完全都不知道,就更別提什么任務進度了,恐怕是0吧?

  沒有抱著任何信心,卻發現自己的這個任務有進度?

  任務進度條已經大半,好像就差一點就完成了?

  她做了什么,任務進度居然已經這么多了?

  輕塵完全想不明白。

  想著想著就不小心睡著了,還是被藍鳶給叫醒的。

  藍鳶在宮中待了這么久,還是有些本事的,比如說她今天一進來,很快就發現了輕塵身下睡的這個褥子不是她昨天鋪上去的那個。

  但是她也有聰明的地方,既然輕塵主動換了褥子,那就是不想讓人知道,或者是不能讓人知道。

  輕塵身上不舒服了一夜,肯定是想要先洗澡的,藍鳶很快就幫輕塵準備好了洗澡水,宮中的人做事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尤其是晴梧宮的宮人,那絕對都是好手。

  趁著輕塵洗澡的時候,藍鳶在柜子里找到了自己鋪上去的那一條褥子,敞開一看,就發現了上面很顯眼的點點落紅

  這大概就是輕塵藏著的秘密吧。

  藍鳶將那條褥子拿走,輕塵收起來的意思應該是想要處理掉吧,輕塵不方便動手的事情,由她去做就可以了。

  藍鳶要處理這些事情可是要比輕塵方便得多的。


重要聲明:小說“快穿學院之誰是第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純色小說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純色小說-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福利彩票26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