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色小說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霹靂同人秋風起龍吟 第九十七章 遇故友,生意外


  這邊風愁別、慕少艾、羽人非獍三人并肩走著,衣擺掃過腳下半青不黃的草葉,一時竟是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主要是風愁別想事情有點太投入,身上不自覺放出了一陣低氣壓,弄得慕少艾有些莫名其妙的,又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不禁暗想到:這風大夫怎么不像是去參加喜宴的,反倒像是去參加鴻門宴的?

  風愁別拿著那份護身符,一邊摩挲著一邊思考,蒼師兄應該是也感覺到了什么,而且可能還是關于他的事情……雖然羽人非獍現在的表現沒有什么異常,但他的直覺一直在叫囂著讓他回去,說明這一行肯定是要出事的。

  看了眼沒有動靜的系統面板,風愁別一臉嫌棄,不住吐槽道:這個好歹關乎劇情的發展,除了催促我不要偷懶外,這個系統就不能給出點危險的提示嗎?系統的基本素養都沒有,差評!

  “呼呼~風大夫啊,有個問題藥師我想問問你。”

  風愁別從吐槽中回過神來,看了下笑容可親的慕少艾,言簡意賅道:“那是我在玄宗認識的朋友,是九方墀道長的長輩。”

  沒想到風愁別倒是沒有再和他打太極,慕少艾抽水煙的動作都頓了頓,然后一笑,說道:“哎呀呀~聽風大夫這么一說,藥師我倒是發現了件有趣的事情……”

  賣了下關子,見風愁別和羽人非獍都沒有配合他,慕少艾唉聲嘆氣了一會兒,說道:“風大夫似乎,對玄宗的道長都很上心啊,幾乎可以說是將性命安危都摒棄在外了。如果不是風大夫身上感覺不出道法的氣息,藥師我都要以為風大夫是玄宗的人,或是與玄宗有些關系的人,畢竟一個毫無關聯的人,是做不出這些事情來的。”

  風愁別突然知道自己為什么不會被師父他們帶有戒心了,一個為了救人連命都可以不要的人,肯定就是自己人了。

  想到這里,風愁別倒是沒什么太大的想法,語氣淡淡:“哦,也許是吾喜歡樂于助人,不求回報罷了。”可惜偏偏就沒有如意過一回。

  許是聽出了話外之音,慕少艾抽著水煙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只是自顧自的說起了在殘林的所見所聞,尤其是一個看著稚嫩的小姑娘,著墨上還挺多的。

  風愁別沒有多想,聽他說完后,問了句:“那位叫阿九的半心少年,如今怎么樣了?”

  話題跨越得有些大,慕少艾愣了一下,后笑了笑,有些故作輕松的模樣:“已經沒事了,只是最近在鬧別扭,小孩子嘛,很快就會好的。”

  風愁別聞言大概知道了些情況,沒有再多問,慕少艾卻是閑不下來,又說道:“之前冒充風大夫將咳羊莖交給藥師我的那人,應該便是秋宇吧,除了他,也沒有誰身上會有這么相似的龍氣了。”

  風愁別想著也不是什么大事,就點頭應答了:“其實我并不知道大哥冒充我的事情,更沒想到大哥會幫我將魔心和咳羊莖還了回去,當初被藥師打昏過去的時候,還擔心會不會無法順利將傲笑前輩救回來。”

  “哎呀呀~當時事出突然,還請風大夫不要怪罪啊。”

  “不會。”他看起來這么小心眼的嗎?

  “只是當初藥師我問了一句話。”慕少艾微微笑著,說道:“我與風大夫,算不算是朋友?不過那時問的不是正主,得了個‘也許’的回答。”

  “哦。”按照他那時避之不及的性子,秋宇的這個回答倒是符合人設的。

  “……”話題聊不下去了,這風大夫果然是有心事,不過對方不說他也不好問啊。

  暗自嘆了口氣,慕少艾不再找風愁別談話,轉頭去逗弄他家羽仔了。

  風愁別落了個清凈,將護身符塞入心口處,淡淡暖流涌進,煩躁的心情稍稍安定了一些,開始思考可能遇到的事情。

  要接近鬼梁兵府的時候,遠遠就看到了掛滿房梁的紅色絲綢,配上響徹震天的喜樂,倒是挺熱鬧非凡的,可以看出鬼梁天下的表面功夫做得還是到位的。

  在心里嫌棄了一番,風愁別將喜帖交給站在門口的人,得到應允后就和慕少艾他們一起進去了,同時一直觀察著羽人非獍的反應,只要有一點不對,他就把人給打暈帶走。

  “哎唷!”

  一心二用的下場就是和人撞上,聽聲音還是個年紀不大的小姑娘,風愁別有些過意不去,轉過頭來正要道歉:“對不……欸?!”

  茝蘭第一次見這么熱鬧的成親場景,動作不免跳脫了些,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人,剛開口,就看到了面前的人,面上一喜,直接就掛到了對方的身上:“阿風!”

  風愁別伸手接住撲過來的人,也有些驚喜和意外,收緊了手:“蘭,你怎么在這兒?!”

  茝蘭從對方身上跳下來,仰頭看著他笑,理所當然道:“過來找你們啊,正好有假期沒用。”然后想到了什么,回頭去找殘林之主的身影,將人拉過來笑道:“這是我遇到的第一個朋友,是個很好的人。”

  林主啊……看到對方的手腳和溫和親切的模樣,風愁別大致知道了對方的身份,拱手行禮道了聲謝。

  “在下風愁別。”

  “殘林之主·皇甫笑禪。”雖然看不到面容,但對方給人的感覺并不糟糕,加上又是茝蘭尋找了許久的朋友,殘林之主自然回禮致意。

  后面跟過來的慕少艾聽到茝蘭的那聲稱呼,忽然覺得自己的直覺還是挺準的,這小姑娘果然和風大夫有些關系。

  風愁別在得知慕少艾之前說的那個少女就是茝蘭的時候,不禁感嘆這個世界真小,這么巧就碰上了。

  “話說你這次出來,多久才回去?”風愁別問道,茝蘭低頭算了算時間,后示意對方彎腰,湊在耳邊說道:“林主對我有恩,我得把他身上的死劫化解了才回去,不然我不放心。”

  得知茝蘭性格的風愁別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叮囑了一句:“小心一些。”

  茝蘭自信的笑了笑,和風愁別再說了幾句后,就和要先去慶賀的殘林之主進去了,風愁別自然笑著點頭答應了。

  “風大夫好不容易和這小姑娘見面了,怎么不多說幾句啊?”有些驚訝兩人不算熱切的態度,雖說男女有別,但這兩個怎么看都不像是在乎這些條條框框的人,加上兩人一見面就親昵擁抱的動作……

  “又不是見不到了,弄得像生離死別的做什么?”在陌生世界里看到熟悉的人,風愁別的心情好了許多,說話也沒太多的忌諱了:“藥師還是別做出那副八卦的表情了,我們就是普通的朋友,可別想多了。”

  “咳,怎么會呢,藥師我也只是好奇嘛。”這風大夫嗆起人來,還真有些招架不住。

  風愁別表示他一點都不信,畢竟他和自己朋友的相處方式確實很引人誤會,他以前被問得多了,都已經習慣了。

  “先進去吧。”羽人非獍見人開始多了起來,也不想讓慕少艾再說些不正經的話,開口截住了兩人的話頭。

  慕少艾和風愁別于是都不再多言,三人繼續并肩走向屋內。一位身穿喜服,一表人才的公子在門口侯著,對著每個來參加喜宴的都拱手道謝,哪怕是風愁別這樣打扮得像粽子也是以禮相待,看不出半點的懈怠。

  風愁別猜到對方就是今天喜宴的主角之一——鬼梁飛宇,下意識看了羽人非獍的神色,沒有發現不對后,與他們回禮后就繼續往里面走去。

  進到屋內,寬闊的屋子里已經擺下了二十桌以上的酒桌,多多少少也已經有人落座了,作為主人的鬼梁天下正在招待客人,見到慕少艾等人,拱手行禮致意,慕少艾微笑回禮。

  如果風愁別不知道劇情的話,鬼梁天下看著就是一個妥妥的正道棟梁,可惜先入為主的他對這位影帝沒什么好感,簡單回禮后就在找著位置了。

  慕少艾見狀只當風愁別對不認識的都是這個態度,畢竟當初他碰到的釘子也不少,就拉著不太適應熱鬧氛圍的羽人非獍跟了過去。

  “前輩,藥師,羽人非獍。”

  一位玄衣道長從一張酒桌前站起,沖三人走了過來,風愁別看到談無欲心情輕松了不少,笑道:“談先生,久見了。”

  談無欲微微笑著應了,帶著三人來到了酒桌坐下,除了殘林之主一行人,還有之前在瀚海支援的鹿王泊寒波。

  風愁別坐下來才發現茝蘭坐在了另一端,兩人簡單的打了招呼后,就各自和身旁的人談話了。

  “前輩上次走得匆忙,不知身上的傷勢如何了?”想到上次風愁別渾身是血的模樣,雖然現在氣息上聽不出什么問題,但心里還是掩蓋不了擔憂,干脆就直接了當的問了。

  “……呃,談先生覺不覺得,自從吾上次在圓教村受了傷后,你問的第一句話就都是關于傷勢的了?”知道對方是出于關心的詢問,但心情大好的風愁別忍不住戲謔一番,語氣調侃反問道。

  談無欲不禁一愣,然后想了想,發現自己確實經常一開口就問傷勢如何,實在有點……

  不過終究是能和那位黑心蓮并肩的月才子,面上半點尷尬都不見,同樣反問道:“若是前輩每次都不這么拼命的話,談某又何必拿著這個話題不放呢?”

  每次都拼命的風愁別:……怪我咯?

  見風愁別吃癟,慕少艾笑得那叫一個陽光明媚,都不帶偽裝的。泊寒波聽談無欲所說,自然認出了對方是上次在瀚海時憑借一人之力硬剛魔君的人,上次走得匆忙,這次自然要好好的聊上幾句。

  “這位便是……道無余先生吧?能讓月才子叫一聲前輩的人,果然高深莫測。”泊寒波不知道名字,只聽得魔君咬牙切齒的說了這個名字,加上那時風愁別顧不上反駁,自然就誤會了。

  “……鹿王前輩,吾名風愁別,您叫我影霽就可以了。”師父的身份,他沒那個膽子去接。風愁別內心無奈。

  “哈哈哈!”見風愁別再次被噎,慕少艾和談無欲很不給面子的笑出了聲,茝蘭在遠處捂嘴偷笑,只有羽人非獍和殘林之主勾了勾嘴角,讓風愁別還自在一些。

  “嗯……風愁別,愁苦別離隨風而去,是個灑脫的名字。”有些尷尬的泊寒波面上不顯,一本正經的夸起了風愁別的名字。

  屋里的光線弱了下去,風愁別將帷帽取下,尚在青澀的俊秀面容露出了一個和煦的笑容,淡淡說道:“這是小茶和大哥幫我取的名字,自然是極好的。”

  慕少艾他們雖然已經見過風愁別的真容幾次,但還是對這么年輕的風愁別有些接受不了,泊寒波和殘林之主也有些訝異對方的青澀,不過都是在武林上行走的人,也沒有表現得很明顯。

  許是風愁別言談舉止間比較偏向穩重,聊著聊著就很容易讓人忽略了他那張年輕得過分的臉。江湖人交友只不過是一杯酒的事情,風愁別與泊寒波喝了幾杯后,對方一個興起,差點忘了是來參加喜宴的,拉著風愁別的手就要稱兄道弟。

  風愁別:“……”他不想降輩分,更不想增輩分啊。

  一旁看著的茝蘭笑了笑,沒有插過一句話,偶爾與風愁別相視一笑,眉眼便彎成了月牙兒狀,顯然是心情極好的。

  殘林之主覺得兩人之間的相處有些奇怪,不像一般的朋友相交那樣熱切,倒像是君子相交,平淡如水,并不談話,但也不影響。

  想著,不禁感慨:倒是讓人羨慕的友誼。

  其他人陸陸續續的都到場了,當身穿一身紅色嫁衣,容貌昳麗動人的言傾城與鬼梁飛宇各執綢緞一端入場行夫妻之禮的時候,風愁別胸口突來一陣劇痛,臉色陡然慘白,腦海再現血腥之景。

  『濫殺無辜,連累摯友,你該死!』

  不!不是那樣的!他不想的!

  『你已不配繼續待在這個職位上,地獄才是你的歸屬。』

  他是被人陷害的!不是他愿意的!

  『不要傷害他們!你這個怪物!妖孽!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

  是你們逼我的!是你們逼我的!你們該死!你們該死!

  意識漸入混亂,體內陰骨靈力受到撼動,冰冷殺意已在眼底凝結:你們該死!

  “前輩?”察覺到殺意波動的談無欲輕輕的喚了一聲,卻見風愁別猛然抬頭看來,黝黑的雙眸冷沉如冰,刺骨的寒意瞬間竄上脊梁,已不自覺做出了防備的姿態:“前輩?”

  風愁別聽不到任何聲音,胸口的鈍痛讓他無法思考,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殺!

  “阿風……”心口處一暖,道氣緩緩流入,風愁別稍稍回過神,手腕被人柔柔的握住,茝蘭抬頭望進那雙充滿痛苦的雙眼中,安撫微笑:“沒事了,我們在這里呢,別怕。”

  風愁別的意識重新流轉,感受到胸口處的微微跳動,想到醒惡者打中的那一掌,立刻明白了當初自己所忽略的部分。

  來不及和茝蘭解釋,同樣受到紅色嫁衣刺激,被勾起不好回憶的羽人非獍已手執神刀天泣,朝著鬼梁飛宇刺了過去。

  風愁別立刻飛身前去阻擋,卻還是差了一步,只來得及將還未徹底貫穿鬼梁飛宇心臟的天泣用一只手奮力拔出,另一只手迅速將龍氣注入對方破損的心臟,意圖能夠留住些許的生機。

  只是這分神的瞬間,天泣從手中掙脫而去,羽人非獍無意識的揮動手中天泣,轉而再次沒入心口之處,風愁別只聽見一聲脆響,疼痛蔓延,鮮血染紅身上白衣。

  “阿風!”

  “前輩!”

  ()


重要聲明:小說“霹靂同人秋風起龍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純色小說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純色小說-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福利彩票26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