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色小說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諸天武神路 第三十一章 后續


  蘇信也想過控制著傅君婥的身體,再回到皇宮里去,把楊廣宰了,看看比歷史上提前死的隋煬帝是不是能在這個亂世掀起更大的亂局。

  不過因為他這門物外神游的功法在附體時間上的限制,這件事他也只能作罷。

  而且更因為傅君婥的心臟被捅穿。

  他還需要給她治療一下傷勢,無論是時間還是真氣都是不能浪費太多的,畢竟他當初也只是在對方的體內種下了一顆種子而已。

  這顆種子種下的時間太短,并沒有積攢下足夠的能量,這也是蘇信處理完宇文化及跟楊虛彥兩人后馬上離去的主要原因,否則時間再拖下去,那就真的要露餡了。

  “呼”

  蘇信睜開了眼睛,吐出了一大口濁氣。

  對于這門他糅合了幾十門神功才創出的物外神游大法,他這一次也是第一次使用,通過這一次的使用,他也發現了一些這門功法的缺陷,這門功法現在也只是處在一個初創的階段,必然有著許多的不完善。

  不過就跟一款軟件一樣。

  先做出一個可以用的ea版本,可以通過不斷的使用來發現缺陷來進行快速的迭代,這就是創制武功的互聯網思維。

  在他身旁的白清兒有些奇怪的看了自己這位師兄一眼,她剛才有種莫名的感覺,仿佛自己的師兄突然消失了一樣,但他有這個感覺的時候,自己的蘇師兄明明就在自己的身旁。

  而剛才自己的蘇師兄睜開眼睛之后,她那種奇怪的感覺也消失殆盡。

  “來了。”

  蘇信看著空無一物的漆黑夜空,突然開口說了一句。

  “什么來了”

  白清兒莫名其妙的問了一聲。

  她的話音剛落,不等蘇信回答,她自己就知道了蘇信說的來了是什么意思。

  從遠處的夜空里,一襲白衣的傅采林踏空而來,在朦朧的月光的照撫下,竟然帶上了一種神圣的色彩。

  一股極為強大的氣場從踏空而來的傅采林身上散發而出。

  周圍的空氣飛快的降低,仿佛是突然進入了寒九隆冬,地面上的青石板寸寸龜裂,院子里小湖中的湖水竟然也開始凍結成寒,隨著傅采林的從天而落,竟然有著許多潔白的雪花,也隨著他的身影飄落了下來。

  這人的氣場,竟然強大到了能硬生生改變環境的地步。

  “大宗師之威是傅采林”

  白清兒在看到這白衣人的瞬間,就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在整個高句麗,能有如此大的威勢的,除了那位海東劍圣,天下三大宗師之一的弈劍門掌門傅采林之外,就沒有第二個了。

  在傅采林剛剛散發出他的氣場的時候。

  白清兒的身體便顫抖了起來。

  以她的實力,甚至連向著傅采林出手的勇氣都不具備,這種全方位的差距,簡直就是天壤云泥的區別。

  “你到后邊去,去處理你的事。”

  就在白清兒在傅采林氣場的壓迫下就要堅持不住要被壓的跪倒在地的時候,蘇信突然斜著上前了一步,擋在了他的這位師妹的身前。

  聽到自己師兄的話語入耳,白清兒明顯的送了一口氣,她有些感激的看了蘇信一眼。

  看都不敢不再看負手而立的傅采林一眼,就匆匆的轉回到了大殿當中。

  在大殿里,陰葵派眾人嬰陽王幾人的圍殺也到了最后的階段。

  隨著蘇信的上前。

  伴著傅采林踏月而來所生出的刺骨寒意消散一空,周遭的空氣突然變得溫暖起來,那些飄落的雪花還不等落在地上,只是在半空中時便消散一空,而那些已經凝結為堅冰的湖水,也迅速的消融,不消片刻,這些堅冰便又化成了清澈的湖水。

  傅采林負手而立,一言不發。

  他皺著眉頭。

  先是向著宮殿的方向看了一眼,宮殿雖然離著他站立的地方還有十數丈的距離,但以他大宗師的目力,仍舊是纖毫畢現。

  宮殿里的情形他看的一清二楚。

  嬰陽王幾人基本上已經陷入到了絕境,就在一息之前,淵蓋蘇文用出的他的殺手锏,五刀齊出,將三位黑衣刺客斬倒在地生死不知,從眾人的合圍中破出了一個缺口。

  但好巧不巧的,嬰陽王領著自己的妻子剛剛從這個包圍圈的缺口里沖出去沒有幾步,正好白清兒又回轉到了宮殿當中。

  白清兒作為陰后祝玉妍的弟子,一身武功盡管是不像是世界婠婠那樣,盡得了祝玉妍天魔大法的真傳,但實力也非同小可,像是陰葵派里一般的長老,還真未必是這位年紀輕輕的后輩的對手。

  淵蓋蘇文的實力不錯。

  但最多也就是跟陰葵派的一位普通的長老打的平手,現在他被一位陰葵派長老帶著二三十位陰葵派的精銳弟子圍攻,能夠保命已經算難能可貴,能為嬰陽王殺出一條生路來,已經是足以自傲的表現了。

  嬰陽王自然不能要求對方更多。

  淵蓋蘇文被那些陰葵派的刺客門纏住難以脫身自身難保,自然沒法再為嬰陽王保駕護航。

  面對著實力不弱于陰葵派長老的白清兒,嬰陽王的那些一招半式,簡直連三腳貓都算不上,這位高句麗的國王剛剛從陰葵派的包圍中沖出,便被白清兒一腳踹飛了回去。

  見到這三人不能脫身。

  在大殿之外的傅采林嘆息了一聲,他看著蘇信,淡淡的說道“放了他們三個,今夜我可以當無事發生,讓你們安全離開。”

  傅采林說話的語氣極為自負,仿佛現在占據著上風是他一般。

  蘇信有些好笑的看著這位海東劍圣,他似笑非笑的說道“傅掌門似乎是胸有成竹”

  “稱不上。”

  傅采林語氣淡薄的說道“你的實力很高,雖然我還沒見你出過手,但就憑你方才抵消掉我氣場的修為來看,你應該不在我之下。”

  他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神情仍舊是篤定的很。

  似乎對于眼前這位實力并不在自己之下的絕頂高手太過放在眼中。

  果然。

  他在頓了一頓之后,才繼續說道“這個世上,只看修為的話,不在我之下的絕頂高手還有幾個,但你知道,為何大宗師的名號,卻只有三個么”

  說到這里。

  傅采林的眼神變的凌厲起來,他手掌輕撫,掌心輕輕的按在了自己腰間那柄劍鞘上纏繞著潔白絲綢的佩劍之上。

  蘇信看著這位海東劍圣的面孔。

  之前他還沒有仔細的打量過這位鎮壓著高句麗幾方各懷鬼胎的勢力不敢造次,甚至還眾志成城的聯手抵御大隋的入侵,成為整個高句麗人心目里英雄的一代宗師。

  這位在整個大唐雙龍傳世界里絕對稱得上是舉足輕重的大宗師的樣貌長的并不太好看。

  他有著一張窄長得異乎常人的臉孔,上面的五官無一不是任何人不希望擁有的缺點,更像全擠往一堆似的,令他額頭顯得特別高,下頷修長外兜得有點兒浪贅,彎曲起折的鼻梁卻不合乎比例的高聳巨大,令他的雙目和嘴巴相形下更顯細小,幸好有一頭長披兩肩的烏黑頭發,調和了寬肩和窄面的不協調,否則會更增別扭怪異。

  只是因為配合他已至決定的修為,才顯的氣質超群。

  否則的話,這樣的人,看過一眼的人,絕對不會想要再看第二次。

  聽了這位海東劍圣的話,蘇信笑了笑。

  他淡淡的說道“我對什么大宗師不感興趣,說實話,實力比你們大宗師強的我不是沒見過,你們引以為傲的所謂大宗師的境界,在那些真正超脫了凡人桎梏的生靈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說罷。

  他伸手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同時,他淡淡的說了一句“請傅掌門賜教吧。”

  “好。”

  傅采林聽了蘇信的話之后仍舊是面無表情,他點了點頭,身子一晃,就像是會瞬移一般,他的身影便出現在了蘇信的身旁。

  這位以劍聞名的劍圣并沒有拔出他腰間那柄裝飾的極為精致的佩劍,而是揮起衣袖,以一擊看似極為平凡的掌法,向著蘇信印了過去。

  他的這一掌動作并不迅捷。

  但是卻給人一種極為沉重的感覺,就仿佛是他并不在的推動空氣,而是在推動著一座不可撼動的巍峨巨山。

  “有點意思”

  見到傅采林這如同推山一般的一掌,蘇信的眼中閃過了一道亮光。

  他喃喃自語了一句。

  然后他也不避讓,而是也運起自己的真氣,以拳代掌,就對著傅采林擊來的這沉重一掌的掌心對了過去。

  兩人拳掌相交。

  并沒有爆發出什么驚天動地的聲響。

  就兩人的一拳一掌相交的一剎那,似乎從兩人相交之處散發出了一道肉眼不可見的波動,這股波動飛快的從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嘩

  突然。

  周圍突然想起了一連串的嘩的聲音。

  在以兩人為中心,方圓十里的范圍之內,所有的建筑,宮殿也好,院墻也罷,就算是小丘假山,凡是高過地面的所有的存在,都在一瞬間內,化作了無數的齏粉。

  在跟蘇信的拳頭相交的剎那,傅采林皺了皺眉頭,他身子像是一片被風吹拂的柳絮一樣,飄到了后方。

  他有些詫異的看了蘇信一眼,有些感嘆的說了一句“中原果然人杰地靈,不是我們這小小的海東能比,這才多少時間,竟然又出現了閣下這樣的高手。”

  蘇信的面色也變的凝重起來。

  傅采林絕對是他來到大唐世界之后,遇到過的最強的一位對手。

  即便是之前他交過手的石之軒,跟這位位列天下三大宗師的海東劍圣,也是略遜一籌的。

  他之前只知道對方劍術高絕,有些號稱天下第一劍法的奕劍術,但沒想到,對方的內力,掌法,都如此的厲害,即便是他,都不敢說能在這兩方面能勝得過對方。

  “九玄大法名不虛傳,我之前倒是有些小覷了。”

  蘇信也點頭說了一句,他突然笑了笑,說道“我曾經在大興城領教過傅閣主的一位弟子的九玄大法,您那位弟子的武功,可比您差的太遠了,簡直就如同螢火跟烈陽,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九玄大法乃是奕劍大師傅采林所創的一門蓋世神功,不止在高句麗,即便是在大隋在漠北,也是名震天下的一門的神功。

  這門神功的核心便是為了開發自身的潛能,一切神通變化,悉自具足,那是說每個人都懷有一個深藏的寶庫,潛力無窮,只是被各種執著蒙蔽了而巳。

  這門武功共分為九層,但普天之下,也只有這門神功的創始人,天下三大宗師之一的傅采林才練到最高的第九層的層次。

  聽到這話。

  原本面色沉靜如同秋水的傅采林的眼神突然跳動了一下。

  他語氣不像是之前那么單薄,仿佛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他問道“你見過傅君婥你把她怎么了”

  這話說到最后的時候。

  這位天不怕地不怕,曾經甚至敢直面楊廣的數十萬大軍的海東劍圣的語氣,竟然帶上了一絲惶恐,畢竟他之前已經跟蘇信交了一招,已經清楚都知道了眼前這位年輕人的實力,以他的那位弟子的武功,絕對不可能接的下眼前之人的任意一招。

  而這位弟子,正是他最得意,打算用來傳其衣缽的弟子,可以說,雖然傅君婥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但即便是親生女兒,恐怕在這位大宗師的眼里,都沒有這位衣缽弟子重要。

  所以,對于傅君婥的安危,他自然是極為關心的。

  不過他剛說出口來,就有些后悔了,像是他們這種層次的高手交鋒,最忌諱的便是先露了氣勢,要是露了氣勢,便是輸掉了先手。

  他問完那兩個問題之后,他很快就醒悟了過來,他知道這是對方讓他分神的奸計。

  “你想騙我”

  傅采林冷笑了一聲。

  “我從來不說假話,之前不會,現在不會,未來更不會了。”

  蘇信一邊笑著,一邊從懷里掏出了一枚精巧的珍珠耳環,這珍珠的質地極高,只有在海東的深海巨蚌里才能采的,又叫做海東珠。

  “這耳環傅閣主應該不會陌生吧。”

  蘇信晃了晃手里的那對珍珠耳環,傅采林在看到那對耳環的瞬間,陡然間露出了凌冽的殺意。


重要聲明:小說“諸天武神路”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純色小說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純色小說-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福利彩票26选5开奖结果